“姚贝娜真的很伟大,这位年轻歌手的一个举动,让我的工作好做了许多。”昨天,浙江省志愿在身后捐献角膜的001号志愿者朱强荣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表示因姚贝娜离世前志愿捐献眼角膜,不少人向他表示了要签角膜捐献的志愿书。

  原标题:杭州28岁年轻妈妈离世!留给2岁儿子的视频催人泪下:我走了,希望永远带走这种病……

姚贝娜去世后,朱强荣接到的热线电话比平时多了一倍,表示要填写角膜捐献志愿书的人一下子增加了10多位,就在1月21日和22日,杭州有两名离世的人都捐献了角膜。

  12月7日,豆豆满27个月了。他依然调皮,可越来越聪明,他开始会一个人搭乘扶梯上上下下,开始学会看人脸色说话,但他有两个月没叫妈妈了,因为他知道,“妈妈到天上去了,住在了月亮上。”

姚贝娜离世前的义举,不但给两名眼病患者带去了光明,更是做了一个榜样,让更多的人愿意捐献眼角膜,尤其是一些癌症患者,从姚贝娜的举动中看到了希望。

  豆豆是桐庐姑娘方锦的儿子。

落空两年的心愿终于有了眉目

  10月2日,这位28岁的年轻妈妈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而她的临终心愿是捐献出角膜、遗体和脑器官,“希望有人替我去看远方,希望我走了,也能把这种病带走。”

1月23日傍晚,47岁的天台市民王仙根高兴地给朱强荣打来电话报喜。电话那头,他说:“朱大哥,你要我去做的乙肝、梅毒、艾滋病等四项传染病的化验报告出来了,都是合格的,我应该可以捐献眼角膜了吧?”

  儿子三个月大时

朱强荣笑着说:“老王,只要这四项合格,而且家属同意,就可以填写捐献眼角膜的志愿书了,你的心愿终于达成了。”

  她被查出得了不治之症

老王之所以这么高兴,要从两年前的经历说起。

  方锦的病发现得很偶然。

两年前,老王找到台州市红十字会表示要捐献眼角膜,但工作人员听说他是淋巴癌患者后,就面露难色,说按照有关规定,癌症患者的眼角膜是无法捐献的。

  2015年12月,她嫁去富阳湖源乡刚满一年,因为三个月大的儿子感冒住院,方锦在病房里陪护,却突然发现自己腋下有个硬块。“我就说去拍B超检查下,结果发现确实有肿块,但当时富阳的医院也不能确诊是什么病。”丈夫陈忠(化名)回忆说。

老王兴冲冲而去,失望而归。

  谁曾想,辗转数家医院后,方锦被确诊为得了一种恶性肿瘤,这个新婚家庭的生活色彩一下变成了灰色。

“其实在很多年前,我就萌生了捐献眼角膜的心愿,许多人都不理解。我虽然文化水平不高,小学都没有毕业,但多年来走南闯北做生意,比较看得开,人死了就是一堆灰,为什么不把有用的东西捐献出来呢?我除了想捐献眼角膜,还想捐献遗体。”王仙根说。

  “这种肿瘤类型复杂,转移得很快,目前也没有成熟的治疗方法。”方锦开始了反复入院、出院,“前后进了5、6次医院,做了两次化疗和20多次放疗。”

这个心愿,在他患上淋巴癌后就更加强烈了。他担心自己离世后无法实现心愿,所以在化疗病情稳定后,专程赶到台州市红十字会,结果却因为癌症被婉拒了。

图片 1

1月16日,老王看新闻时,姚贝娜离世前决定捐献眼角膜的消息一下子引起了他的关注。接下来的几天,他都在关注这条新闻的进程,当看到姚贝娜的眼角膜被陆续移植到两名患者的眼中后,搁置两年的心愿再次涌上心头。

  然而,依然控制不住肿瘤扩散的速度,从腋下到脖子、头部,几乎在全身无孔不入。

这一次,老王找到了浙江省红十字会,经由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联系上了志愿者朱强荣,后续的进展很顺利。

  治疗的过程很痛苦,因为难以忍受病痛的折磨,方锦曾一度想要放弃。

昨天,老王已经让儿子在捐献志愿书上签字同意了,就等在杭州看病的妻子回台州后再签一回字,他就会把志愿书邮寄到杭州。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多年的心愿终于有了着落,老王非常开心,“真是要谢谢姚贝娜,她的义举让更多想捐献的人坚定了信心。”

  她决定捐献遗体

多名癌症患者致电表示要捐献眼角膜

  去年下半年,得知自己康复无望,这个长着一双美丽眼睛的文静姑娘萌生了一个想法——把眼角膜捐献出去。

作为一名多年从事角膜捐献的志愿者,朱强荣说老王的情况只是众多志愿者中的一个事例,其实早在姚贝娜之前,他就曾接到多个癌症患者的咨询电话,表示要捐献眼角膜。

  陈忠告诉记者,“以前我们在网上看到过捐献器官和遗体的相关报道,一起讨论过,她得病之后也好几次跟我说,捐赠器官和遗体是很有意义的事,能真正帮到有需要的人。”

“我接到的热线电话中,起码有一半的咨询者表示自己是癌症患者,想捐献眼角膜。遗憾的是,之前因为各种原因,这些人的心愿都很难实现。”朱强荣说。

图片 2

是什么阻碍了他们?不少人担心移植了癌症患者的眼角膜,会导致被移植者也感染上癌细胞。

  在主治医师的帮助下,夫妻俩主动联系上了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捐献志愿者总队长朱强荣。

多年前,朱强荣就这个问题,曾咨询过眼科界多位专家,但一直得不到正面的回复。因为这个问题很难用一两句话讲清楚,而且移植癌症患者的眼角膜不是仅靠科普就可以解决的,更多的阻碍来自于被移植者心理上的一道坎。

  7月16日,朱强荣带上了捐献登记表去见了这个善良的姑娘,对于那天发生的事,他仍历历在目,“我告诉小方,除了捐献眼角膜,还有两个选择可以考虑一下——捐献脑器官和遗体,为医生提供案例研究这种肿瘤。”

“癌症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如果癌症患者的眼角膜不能被移植,真的是太可惜了。每年因为各种眼病而失去角膜的患者非常多,可是能供移植的眼角膜却并不多。”朱强荣说,每每接到这样的咨询电话,他都很无奈。

  出乎他意料的是,方锦几乎不加犹豫地就答应了。

“捐献者中,很多人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仅仅是想在离世前做一点能做的事情。”朱强荣说,在这些志愿者中,有独居老人、有复员军人、有老共产党员,还有许多普通人,都因为身患癌症,而被拒之门外。

  对于方锦的决定,陈忠起初有些难受,61岁的婆婆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方锦明白家人的疑虑,反而开始劝说丈夫,“我就希望以后让人家少生这种病,我走了,也能把这种病带走。”

而姚贝娜离世后捐献眼角膜的消息,给了老朱很多鼓舞。最近这段时间,他的热线电话异常热闹起来,电话中有不少人都表示要在身后捐献眼角膜,有学生、有老人,更有年轻的导演,都是看了姚贝娜的新闻后,效法明星的举动。

  陈忠告诉记者,妻子生病以后开销很大,这一度让他们难以承受,“精神和物质上,我们都得到了同学、朋友的很多帮助,如果能以这种方式去回报,能帮到别人也是好的。”于是当天,他们签下了眼角膜、大脑和遗体三张捐献登记表。

“像这样的明星义举,希望能多一些,这是正能量。”老朱说,仅仅1月21日和22日两天,仅杭州地区就有两名市民在生前捐献了眼角膜,其中一人是脑部肿瘤患者。这样高频率的捐献,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

  她说自己虽站不起来

“我是看了邓小平身后捐献眼角膜的新闻后,决定捐献眼角膜的,也成了浙江省001号的捐献者。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参与到无偿捐献中来。”老朱说。

  也看得见远方

癌症患者捐献眼角膜

  在病友群里听说方锦捐献遗体的事情时,刘平(化名)并不惊讶,“别看这姑娘年轻,她很坚强,也很善良。”

会传染癌细胞吗?

  今年3月,在杭州肿瘤医院,刘平的丈夫曾和方锦住在同一个病房。“他们是同一种病,很痛苦,小方从来都是强忍着,而我丈夫经常痛得整晚都在叫,脾气也不好,以前和他同病房的人没住几天就转出去了。” 刘平说,自己告诉方锦,担心影响她睡觉,建议她换病房,可方锦说,“没关系,叔叔叫,我也叫;叔叔睡,我也睡。”

朱强荣的纠结、王仙根的经历都带来一个共同的疑问:癌症患者的眼角膜会传染癌细胞吗?

  后来,方锦因为医治无望回了富阳。6月,刘平特意去富阳看望她。那时,方锦已经站不起来了,“她还是漂亮而有尊严地过着每一天,她说我虽然站不起来,但还是看得见远方。”

“先要澄清一个概念:癌细胞和传染病的感染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浙江省肿瘤医院、浙江省肿瘤研究所副所长凌志强教授说,乙肝、梅毒等传染病是由病毒进行传播的,所以当患者和普通人进行某些特殊途径的接触时,就可能就被传染了。

图片 3方锦的婚纱照

但是癌细胞并非通过接触就会传染给别人,在动物实验中,往往需要将癌细胞直接种植到老鼠身上,才能做出一个身患癌症的小老鼠的医学模型。

  10月2日,凌晨一点半,在富阳第一人民医院,方锦永远地睡着了。

至于癌症能否通过眼角膜的移植感染被移植者,浙江省眼科医院角膜病专科副主任医师李军花说,这要视情况而定,因为癌症不是角膜捐献的绝对禁忌症,而是相对禁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