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原标题:携35万仗剑走天涯老人去世 两地多家庭的财产之争

还记得那位携带35万现金的“仗剑老人”吗?7月1日早晨,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从其女儿王爱萍处获悉,“仗剑老人”王仁才已于6月30日中午过世。王爱萍称,父亲从成都回到湖北仙桃老家后一直说腿疼,同时患有高血压和哮喘,近期病情逐渐加重。对于父亲的离世,王爱萍称:“落叶归根吧,遗憾的是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

  来源:红星新闻

图片 2

  白发齐肩、手执长剑、携带巨款、行走千里。2017年11月,成都老人黄云彪(后证实原名为:王仁才)一度成为全国的舆论焦点。

2017年11月,成都老人“黄云彪”因“仗剑背35万现金找战友”而广受舆论关注。此后,湖北仙桃男子王文清通过媒体表示,“黄云彪”其实是其离家多年的父亲“王仁才”,老家为湖北仙桃郭河镇铁泥村。王文清妹妹王爱萍也称其为自己出走的父亲,当年父亲最爱自己。

  2018年6月30日,老人在湖北仙桃老家离世。

在面对媒体时,尽管“黄云彪”数次否认自己就是王仁才,表示并不认识王文清、王爱萍。但在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的努力下,最终促成了其与王爱萍的视频通话,并认亲成功,确定了其真实身份,“黄云彪”就是“王仁才”。

  而今,“仗剑者”离去,当初所携35万现金则让成都、湖北两地家人站在了对立面。财产之争,随之而起。

图片 3

图片 4▲携35万现金仗剑走天涯的老人去世。

两天后,王爱萍赶到成都与老人见面。之后,一家人将其接回湖北仙桃老家。

  老人离世

王爱萍介绍,把老人接回湖北后,由四兄妹一家一个月共同照顾。“但回来的时候老是说腿疼,也有高血压还有气喘,年纪大了医生也不好给他打针,没想到会这么快(过世)。”王爱萍叹息,“很突然,太可怜了。”

  经常腿疼,有高血压和气喘

图片 5

  “看医生很排斥、不配合”

“他去年回来后,我陪他陪了两个多月,他只想看到我和我谈一下心,我老爸他真的很喜欢我。”父亲的离世,对王爱萍打击不小,“他回来的时间太短了,离开那么多年都没有忘记我们兄妹四人,虽然没有养我们,但是心里还是牵挂我们的。”

  2018年6月30日中午,王仁才在大儿子王文清家过世。此前,其多年生活在成都,改名为黄云彪。

“他回家总是说我们兄妹可怜,其实他走到今天也不容易,这在我和我哥心里都有遗憾。遗憾他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但也像老话说的,落叶归根吧。”王爱萍说。

  2017年11月,黄云彪手执长剑,携带着35万元现金前往湖北仙桃寻找其“战友王仁才”的儿子,称该笔现金是战友的“抚恤金”,要将其转交给战友儿子。期间,迷失街头,获当地救助。而后,“仗剑老人走天涯”引发全国舆论关注。

"仗剑寻人"老者:曾当兵十几年 祖辈从清朝起行医

  几天后,自称老人儿子的湖北男子王文清通过媒体表示,老人为其20年前出走的父亲,其本人就是“王仁才”。2017年11月17日,经红星新闻记者采访证实,黄云彪确为王仁才,并与其湖北女儿视频认亲成功。2017年11月22日,黄云彪被湖北女儿王爱萍接回老家。

一杆老烟枪、一身旧军服、仗剑携重金,94岁的老人称自己来自北京,要寻找已故战友的儿子,交还34万国家抚恤金。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11月4日16时08分,家属已找到老人,同时委托一位朋友将老人带回四川。

图片 6▲救助站安排专人协助老人将携带的钱存入银行。图据武汉市救助管理站官网

携款仗剑老人与失散24年女儿团聚:34万是养老钱

  老人过世后,王爱萍曾向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父亲回到湖北仙桃大半年来的身体状况。其称,老人回去后曾经常喊腿疼,也有高血压和气喘,但因为年纪大了医生也不好给他打针。“还有过几次较为严重的感冒,兄妹几个带他看医生,他又很排斥,不配合。”

自称是“黄云彪”的王仁才因携带34.7万元现金和一把剑去湖北找“已故战友的儿子”被送救助站。该事件引发社会关注后,湖北仙桃郭河镇铁泥村村民王文清和王爱萍发现“黄云彪”实际上是他们离家24年、杳无音讯的父亲。在媒体的帮助下,父女相认。

  从5月份开始,老人身体逐渐变差,食欲骤减,后期一个月里更是难以进食,同时还有大小便失禁的情况。王爱萍称,就医问题上,父亲的不配合让病情来得太快,最终不治离世。

  去世之后

  成都同居女友首度开口

  赶赴湖北,质疑为何半年就过世

  当年,王仁才从湖北仙桃郭河镇铁泥村离家后,辗转来到成都,更名改姓。2000年左右,与单女士相识,之后共同生活,随后还育有一女,今年15岁。不过,两人在同居期间并未正式登记结婚。

  在老人引发舆论关注之时,单女士一度被指对老人不好,且一直没有直面媒体。直到老人过世后,单女士才首度开口回应质疑。其解释,没有露面发声的原因是女儿还小,不想让女儿的成长受到影响。

  而在得知老人已经过世后,单女士也带着女儿于7月4日与朋友一起从成都开车赶到湖北仙桃当地,并在老人火化出殡前见让女儿见到了最后一面。7月6日,一行人开车返回成都。

  事实上,此次见面单女士充满质疑。单女士提出疑问:“为什么在成都人还好好的,回到老家半年就过世了,死因到底为何?另外,为何他湖北的儿女半年多以来从没有打过一个电话,介绍他的情况。”赶到当地后,单女士还曾找到当地的公安机关司法部门表达质疑。

  但对此,湖北女儿王爱萍称,“她来了以后,我们一家人都很尊重她,想不通她到底要干嘛,她要见最后一面,我们还为她打开了冰棺,当时她还取走了爸爸的一撮头发说做纪念,对她一直很欢迎。”对于单女士的质疑,王爱萍说,父亲回来后,一家人对老人都很好,“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家里兄长和我老公都在服侍,为他清洗身体,我哥哥一天两次为他擦洗,换洗衣服,到去世都没有一点异味。”

图片 7▲家人为老人擦拭眼泪。

  “说我们没联系,这么久,她也从没有联系过我们啊,当时我们到成都的时候,她也从没有露过面啊。”王爱萍说。

  财产之争

  成都同居女友:

  女儿没成年 需要抚养费

  如今,老人过世,生前携带的35万元如何处理,自然也将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这也是单女士驱车千里的另一个考虑:剩下的钱应该有小女儿的一份。

  单女士有自己的想法:“这笔钱,我不指望,也不会要,我有退休金。但娃娃还没有成年,他作为娃娃的父亲,有抚养义务,娃娃需要抚养费,他过世后,这笔钱娃娃也要分。”单女士还提出了具体数额,到女儿成年,3年15万的抚养费用。

  但仙桃之行,双方闹得并不愉快,甚至站在了对立面。“没意思了!这大半年从没有过问过,现在过世了就来要钱了?”王爱萍说,“小妹我们都是很喜欢的,但她是怎么对待我爸爸的,当时我们并没有想接他回来,计划过去看一看后,春节的时候再聚一聚,但一到家里那个生活状况实在太差了,太脏了,我很心疼,就把他接回来了。”

  “小妹还小需要抚养费,我们呢?当年爸爸离开的时候我才8岁,一家人都是大哥带着的,20多年来,我去找谁说,我们一家走到今天是非常不容易的。”王爱萍说。

图片 8▲王爱萍

  “其实,她们来的时候,不管怎么说,作为接客的礼仪,几个哥哥还决定,拿出几万元送给小妹的,但她又找派出所又找司法的人员来调查,闹得没意思了。这笔钱也不会给了。”王爱萍气愤地说。

  遭拒后,单女士向记者发来短信称:要么娃娃他们养,一直到大学毕业,每月生活费给起走,还有学费。

  湖北亲人: